Posts Tagged ‘瓦格纳作品全集’

瓦格纳最美作品背后的爱情故事

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生于1813年,死于1883年,是19世纪最重要的歌剧作曲家。瓦格纳把浪漫主义艺术的理想付诸实践,使音乐与戏剧这两种不同表现方式的艺术门类尽可能紧密地结合起来,他不采用传统的由唱段组合的歌剧方式,使歌剧成为连续不断的整体,形成交响化的歌剧,他甚至不把自己的歌剧叫做歌剧,而称之为“音乐剧”。瓦格纳对音乐的革新是独一无二的,19世纪中期以后浪漫派音乐的发展得益于他的努力,无怪乎西方音乐史中以瓦格纳为分水岭,把这一时期分为“瓦格纳前”和“瓦格纳后”。

管弦乐《齐格弗里德牧歌》原本是私人创作,乐曲是献给瓦格纳的妻子柯西玛生日的,在她生日那天演奏,曲名是他们的小儿子齐格弗里德的名字,与瓦格纳的同名歌剧无关,也不是古代日尔曼传说中的大力士英雄。瓦格纳原本把《齐格弗里德牧歌》作为家庭纪念品收藏,后来由于手头结据,只好把乐谱卖给出版商,公开发表了。

《齐格弗里德牧歌》是一首由15件乐器演奏的小型管弦乐,使用了长笛、双簧管、两支单簧管、大管、两支圆号和8件弦乐器构成的弦乐器组,瓦格纳亲自指挥,瓦格纳的好朋友指挥家汉斯·里希特在这里失去了指挥席位,参加到乐队里。瓦格纳与朋友们经过暗中排练,在1870年12月25日柯西玛生日那天给了她一份特殊的礼物,那天早晨,乐队成员们很早就悄悄集合起来,在瓦格纳住宅的楼梯上排列好,早晨七点半,冬日的阳光刚刚映入室内,乐队奏起了《齐格弗里德牧歌》,音乐静谧、深情,对这一切都毫无知觉的柯西玛从睡梦中醒来,清新柔美的音乐环绕四周,她起身推开门,见到瓦格纳正在指挥着乐队。这个别出心裁又饱含深情的生日礼物令柯西玛深为感动,孩子们也喜欢极了,他们把这首乐曲叫做“楼梯音乐”。

1870年是瓦格纳心情舒畅的一年。这一年8月,他和柯西玛正式结婚,此时他们已同居多年,有二女一男,最小的一个是儿子齐格弗里德,一岁多,瓦格纳57岁,柯西玛32岁。结婚以后他们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了。就在瓦格纳与柯西玛结婚的同时,普鲁士军队正在与法国军队展开激战,色当一役法军大败,拿破仑三世率八万部卒投降,数十万普鲁士铁骑横扫法兰西,有如水银泄地,巴黎陷入重围,法国投降。瓦格纳一向弘扬普鲁士精神,憎厌法国,普法战争大获全胜,令他兴奋不已,11月他写了一部名为《有条件投降》的滑稽剧,瓦格纳作品全集讽刺法国人。这时他为妻子生日写的《齐格弗里德牧歌》已完成,他经常与乐队成员悄悄排练,曾引起柯西玛的怀疑。

《齐格弗里德牧歌》的写作过程是与歌剧《齐格弗里德》同时进行的,所以歌剧里的一些音乐素材也搬用到这首管弦乐里。柯西玛日常帮助瓦格纳整理手稿,乐谱初稿由她誉抄,她对《齐格弗里德牧歌》里音乐的含意最能会心,所以她从睡梦中醒来一听见这音乐,马上就理解了瓦格纳的良苦用心,感激之情自然是无法形容的。

《齐格弗里德牧歌》是瓦格纳与柯西玛之间的爱情的产物,而谈起他们二人的婚姻,便会勾出一大段轶话,引出几位赫赫有名的人物,这要从柯西玛的身世谈起。

柯西玛的父亲是伟大的钢琴家李斯特,母亲是玛丽·达戈伯爵夫人,柯西玛是他们的第二个非婚生女儿。1833年,在巴黎音乐会初获成功的李斯特结识了达戈夫人,玛丽·达戈是一位性格浪漫崇尚艺术的贵族,她追求自由浪漫的生活,极欲摆脱沉闷的贵族家庭。两个人一见钟情,为了避开社会舆论压力,达戈夫人带着李斯特出走瑞士,在风景迷人的日内瓦隐居,后来又移居意大得,在此期间李斯特写了钢琴曲集《旅游岁月》。1837年,玛丽·达戈在意大得生下了第二个女儿柯西玛,所以《旅游岁月》第二集“意大利”又可以当做柯西玛的身世证明。

柯西玛在20岁时嫁给李斯特的学生冯·彪罗,彪罗是当时音乐界的精英人物,著名的钢琴家、指挥家,又是有影响的音乐评论家,晚期浪漫主义大师理查德·施特劳斯是他的学生,柴科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是经他的推广获得成功的。彪罗一向对瓦格纳的歌剧艺术佩服之至,1864年,瓦格纳邀请彪罗担任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指挥,彪罗欣然接受,然而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妻子柯西玛先去慕尼黑,去照料瓦格纳的生活,等到几个月后彪罗赶到慕尼黑时,柯西玛已经与瓦格纳双双坠入爱河。

柯西玛与她的母亲达戈夫人可谓是同禀天赋,一样地热爱艺术又一样地热爱天才,且敢作敢为。可怜彪罗毫不知情,兢兢业业地投入《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排练,任由瓦格纳与柯西玛暗渡陈仓。第二年,歌剧《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演出获得成功,柯西玛也生下了个女儿,这两件喜事都是瓦格纳的,彪罗只是这个女孩名义上的父亲。事情到了这般田地本应有所收敛,可是一意孤行的柯西玛竟毫不掩饰地与瓦格纳保持关系,把隐情公开化。巴伐利亚的朝臣们本来就对国王赐给瓦格纳大笔赞助金而不满,此刻便以风化案为由发起了倒瓦格纳运动。慕尼黑住不下去了,瓦格纳便带着柯西玛出走瑞士,在著名的风景区卢塞恩湖畔的特里普欣别墅住下。所幸此后便没有出过什么波折,柯西玛与瓦格纳在这里白头偕老,管弦乐《齐格弗里德牧歌》就是在这里写的。

出了这样的事情,彪罗也无法在德国居住,他去遥远的国度巡回演出,在俄国和美国取得过很大的成功。

李斯特原本对瓦格纳很器重,柯西玛的事情出了以后,他有十年不与瓦格纳交往,直到晚年才因为瓦格纳歌剧方面的杰出成就与他恢复关系。

而瓦格纳与柯西玛的婚姻生活却一直是幸福的,就像《齐格弗里德牧歌》表现的那样,平和充满爱意。

柯西玛是个长寿者,她本来属于19世纪,一直活动20世纪30代,享年93年。她从母亲达戈夫人那里继承来的不仅是性格上的特点,她也像母亲那样有很强的文字能力,她写了瓦格纳传,还留有大量笔记和日记,这些文字由于家族的禁令,直到1976年才公诸于世。瓦格纳死后,由他苦心经营的拜罗伊特剧院由柯西玛继续经营,瓦格纳音乐节按期在这里举行。至今,拜罗伊特剧院的经理仍由瓦格纳家族成员担任。

在银河般的思想家之群中,一个音乐家占据了首要的地位,乍看起来,似乎令人惊奇。但浪漫主义认为音乐是最为浪漫的艺术,自然就把它摆在文学艺术诸层 面的最 高层。因为音乐是诸艺术中最不合逻辑的——尽管它有音乐逻辑的严格的技术要求——所以它与具体象征是无关的。它不但能够表达观念本身,而且能够表达意志, 表达一切寻找地上的“上帝王国”的哲学家们所渴望的“物自体”。一切浪漫主义的哲学都是艺术的,它们对艺术比对科学有着更强烈的憧憬。但是,浪漫主义的实 质不是艺术,而是淹没在无限之中、在漫无边际的想像力之中的热情。在艺术中寻找表现的这种热情,在最终的浪漫主义的分析中,它自身、生命以及世界全都溶解 在音乐之中。

从未有一个音乐家的音乐给数代人的生活与艺术以这样重大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和他的音乐的内在价值是不相适应的。巴赫的音乐、贝多芬的音乐,具有无比 重大的 意义,但从未产生这样革命性的、广泛的后果。使瓦格纳成为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欧洲文化的普遍的预言家,必然有着不同的(不只是音乐的)原因。瓦格纳自 己不仅仅只想做一个伟大的音乐家,他所创造的音乐,对于他只不过是按他的精神完全重新组织生活的渠道。他的音乐,除了是艺术以外,也是抗议和预言。但瓦格 纳并不满足于通过他的艺术来提出他的抗议。他自由地运用了一切手段,这也意味着音乐的通常手段对他的目的来说是不够的。莫扎特和贝多芬的音乐让听者的心灵 去反应音乐在他心中所引起的情感,听者参加了创作活动,因为他必须在这音乐的照明中创造出自己的境界和形象。瓦格纳的音乐却不给听者这样的自由,他宁肯给 予完整的东西,他不满足于只是指出心灵中所散发出来的东西,他试图提供全面的叙述。瓦格纳采用最完备的和多方面的音乐语言,加上可以清楚地认识的象征,他 提供了一个完整的,不仅是感情方面的,而且是理智方面的纲领。这样他就能迷住近代富有智力的听众。这种“总体表现”——热情与体验的完全表现,正是瓦格纳 的音乐之所以能够使听者为之陶醉的原因所在,因为听者可能引起的反应已包含在音乐之中了,不再需要他参与创造。凡是想要不惜任何代价去影响和感动人的,就 必须研究能做到这一点的手段。而瓦格纳就刻苦钻研了这些手段,并且使之变成了他自身存在的组成部分。

1849年的革命和后来的流亡生活,使瓦格纳和过去的一切传统决裂了。他站在德国艺术的社会和个人的联系之外,站在那个艺术世界之外,不再参与其发 展了。他的巨大的毅力在于他不试图恢复失去的联系,而是开始去创造一个能使其艺术得以自由成长的自己的世界。这样,瓦格纳就成了浪漫主义达到高潮和衰落时期的最 有代表性的、最完善的大师。他集聚了他那一世纪的一切消极的弱点,积极地把它们发展成为普罗米修斯式的强大的创造:最高度的热情、最阴森的悲观主义、不可 遏制的官能的欲望、追求成就与得救的急切心情,所有这些都达到最大的限度,以至于现实世界与彼岸世界之间的界限已经无从识别了。在这样的一些条件下,形成 了这样一个具有压制威力的和独创性的艺术人格,在整个文化史上将永远保持为极其异常的伟大业绩之一。

瓦格纳最主要的矛盾是诗人与音乐家之间的矛盾。直至今日,音乐评论家们都同意了他把诗人放在第一位的主张。对于他的早期歌剧创作来说,这是对的。在 他的早 期创作中,包括《罗恩格林》在内,他是完全在文学的浪漫主义影响之下的。他所依靠的是世人一般所理解的格鲁克的歌剧改革。但是当这位大师成熟时,音乐家的 特质占了上风。尽管他从事着大量的、有力的文学活动——特别是在戏剧论文和评论方面——音乐家的非理性的力量却把它们一概置之于不顾了。《特里斯坦与伊索 尔德》是一部嚼起来味道不好的戏剧,它的语言是那样艰涩、累赘,以至离开音乐就会变得令人难以卒读。在这里,音乐家抽象的交响乐本能和自命的戏剧诗人脱节 了。他不再描绘他的剧中人,剧中人甚至失去了个性,他们不再是活生生的人了。作曲家的哲学思想给他提供了理想的事物,但没有给他提供形象化的个性。因此, 瓦格纳的戏剧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戏剧,而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德国式的交响乐,体现了德意志民族的精神、浪漫主义哲学的信仰以及新时代交响乐的语言。

早年,瓦格纳就在《歌剧与戏剧》一书中抛出了他的宣言:歌剧已误入歧途,音乐在歌剧中本来应该是“表现的手段”,而戏剧才是“目的”,但现在一切都倒过来了。他既反对当时盛行的意大利歌剧中的那些“空洞的声乐技巧和对管弦乐队的忽视”,也反对法国大歌剧中那些追求华丽的表面效果的表现方法。他主张歌剧的音乐必须服从于戏剧。借着这份宣言,瓦格纳开始了他史无前例的歌剧改革:变歌剧为乐剧。

“瓦格纳就成了浪漫主义达到高潮和衰落时期的最有代表性的、最完善的大师。他集聚了他那一世纪的一切消极的弱点,积极地把它们发展成为普罗米修斯式的强大的创造:最高度的热情、最阴森的悲观主义、不可遏制的官能的欲望、追求成就与得救的急切心情,所有这些都达到最大的限度,以至于现实世界与彼岸世界之间的界限已经无从识别了。在这样的一些条件下,形成了这样一个具有压制威力的和独创性的艺术人格,在整个文化史上将永远保持为极其异常的伟大业绩之一。 ”

瓦格纳乐剧导赏微信群招募中:扫码即可加入!本群将与大家一同全面欣赏瓦格纳乐剧,分享歌剧视频、唱片;相关研究电子书(能买到的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stcoastoccasions.com/,瓦格纳请大家购买正版)主要阅读材料:台湾美乐出版社《瓦格纳乐曲解说》。中文辅助参考资料:1、廖辅叔《瓦格纳论音乐》;2、《瓦格纳戏剧全集》;3、布莱恩·马吉《瓦格纳与哲学》;4、蒂勒曼《我的瓦格纳人生》等;5、霍夫曼《瓦格纳的政治神学》;6、阿兰·巴迪欧《瓦格纳五讲》等;英文辅助资料不计其数。

瓦格纳眼中的“音乐奇迹”勃兰登堡协奏曲全集罕见上演

“至臻古乐-永恒巴赫”系列音乐会,除了在广州首次上演的作品外,还将带来数场巴洛克乐器讲解及观众互动活动,带观众走进巴洛克音乐及古乐演奏欣赏的新天地。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视频艺术频道将对该系列的的两场音乐会进行全程独家直播:

5月17日哥本哈根协奏团·巴赫《勃兰登堡协奏曲全集》、5月24日羽管键琴与小提琴的对线日开始,星海音乐厅以一场“欢乐颂—西德广播交响乐团音乐会”与腾讯视频开启了首度合作,“最强贝九”的在线直播,引发五万多名观众共同关注,时隔三天后第二场直播“国王歌手世界巡演音乐会广州站”再度上线,一周两次同步直播,累计十万观众在线观看,不仅为无法亲临现场的乐迷们送上了一份20周年的厚礼,更是开启了演出行业与新业态结合的新尝试。

5月17日,来自北欧的著名古乐团——哥本哈根协奏团将为广州观众首次带来巴赫《勃兰登堡协奏曲全集》。

瓦格纳称为“一切音乐中最惊人的奇迹”,说的就是巴赫一共6首的勃兰登堡协奏曲。乐团将由欧洲著名的羽管键琴大师Lars Ulrik Mortensen拉斯· 乌里克· 莫滕森领衔,为大家呈现巴赫管弦乐作品登峰造极之作。

约20人的巴洛克时期编制的管弦乐团,将使用古乐界常用的415赫兹的标准音,带来不同于现代交响乐团风味的巴洛克古乐团演绎。这套曲目的上演,所到之处必受古典乐迷及巴洛克音乐爱好者的热捧。

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摆脱了巴洛克音乐的浮华与千篇一律,用一种和平的心态向世人展示当时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而这套作品精巧的创作技法与完美和谐的结构又成为欧洲管弦乐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勃兰登堡协奏曲》是巴赫同类作品中最伟大的一部杰作,协奏曲中有着舞蹈般的气氛,曲中经常流露出欢娱的感受。作品作于18世纪20年代,是巴赫呈献给勃兰登堡公爵的,这个时期正是巴赫创作的顶峰时期,作品丰富而优秀。在这组作品中,巴赫以鬼斧神工的熟练技巧展开动机,创作出优美的乐曲。这组作品是他自由发挥其技能的最佳范例之一,巴赫动员了当时所有可能的乐器编制,同时更藉巧妙的乐思应用,写成令人百听不厌,充满喜悦感的六首曲子,不仅取悦了当时的贵族,同时也让我们享受了乐曲中欢欣鼓舞的气氛。

羽管键琴与小提琴上演巴洛克与当代的对线日,星海音乐厅珍贵的巴洛克乐器——羽管键琴将成为音乐会的主角。目前新生代著名的羽管键琴演奏家马汉· 埃斯法哈尼将与英国年轻的小提琴家詹妮弗·派克合作,为广州观众带来一场集精致与品味于一体的巴赫与当代作品音乐会。

星海音乐厅的羽管键琴这一娇贵的乐器将给你带来巴洛克音乐的独特韵味,这台羽管键琴是由世界著名羽管健琴制造商、德国纽珀特 J.C.NEUPERT公司制造的双排键,也是最为经典及常用的羽管键琴,音色优美、柔和,星海音乐厅于2006年购入,是

马汉· 埃斯法哈尼是提名留声机年度艺术家大奖(2014、2015及2017年)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羽管键琴家。2012 年,他指挥古代音乐学院乐团在逍遥音乐节首演了自己编配的《赋格的艺术》,开了BBC逍遥音乐节羽管键琴音乐会的先河。自 2014 年埃斯法哈尼与 DG 签约后,发行了两张个人专辑和两张合作专辑,已经是当今世界乐坛最受欢迎的羽管键琴演奏家之一。

本场音乐会除了相当比重的巴赫独奏、重奏作品的演绎之外,值得一提的是,小提琴家詹妮弗的作曲家父亲杰瑞米·派克,专门为两位音乐家的此次的中国巡演创作了一首作品《瀑布》,成为这个作品的中国首演。杰瑞米介绍到:“《瀑布》的灵感源于一次水滨远足。激流从瀑布倾斜而下,浪花四溅,在音乐上表现为羽管键琴急促的华彩段落,音高整体下行,间或反弹回转。小提琴承担主要旋律,瓦格纳作品全集勾勒出行者微妙的情绪变化,目之所及,是石上清泉的流光。 两者的音乐素材在音高及音程上互相紧扣,同时保留各自的色彩秉性。羽管键琴和小提琴先后以和弦围绕旋律动机作延伸、发展,而随着音乐推进,两种乐器越发交织,融为一体。”当代作品的上演,也为观众打开了羽管键琴这种巴洛克时期流行的乐器可呈现的无限可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stcoastoccasions.com/,瓦格纳